广州生态网(首页)

广州办证【电/V信:186.7380.5510 qq:3001.5639】专业办理制作全国业务【无.需.打.开】【直.接.联.系.客.服】【【顺.丰.快.递】

从每平方米4万多元到如今不足2万元,售楼一条街从门庭若市到冷冷清清

2017年,位于河北省三河市的燕郊经济技术开发区,财政收入79.88亿元,工业总产值636.43亿元。燕郊,这个由县级三河市下辖两镇两街道组成的开发区,财政收入甚至高于代管该县级市的廊坊市市政府所在地广阳区。换言之,这个与北京城市副中心仅一河之隔的“镇”,已经是“大身体小衣服”了。
 在河对岸的人们看来,燕郊只是个睡城,每天爆满的公交车载着寻梦者,穿梭于528米高的中国尊之下,北京CBD与燕郊镇的距离,与首都机场大体相当。而在河这边的燕郊新“镇民”眼中,这里是现有条件下的容身之所,不论好坏。正因如此,两种不同的视角之下,任何房产政策都足以让燕郊的房价天翻地覆,拉锯的房价背后,是人们矛盾的心理,想追的梦和安不下心的家。
没有充足的产业,睡城的人只能去更大的城市寻找机会,如果社会民生投入不足,睡城的人只能是过客心态。期待京津冀一体化发展,会在不远的将来,让这样的城镇成为寻梦者真正的家园,而不再是投资客的乐园。
面积仅有105平方公里的河北廊坊三河市燕郊镇,因跟北京隔河相望,距离北京市区仅30公里,涌入了大量来自北京的外来客,因此,这里也被外界称为“睡城”“北京的后花园”。

旺盛的购房居住需求,让这里成了炒房客的“赌坊”。过去10多年,燕郊的房价如过山车一般。最近一年多更为明显:2017年3月之前,燕郊的房价曾被炒到接近4万多元每平方米,如今已经跌至不到2万元每平方米。《工人日报》记者前往实地走访,一探究竟。
 “楼市火的时候,我不会跟他这么耗”
通过102国道,从北京进入燕郊,会经过一道跟北京长安街上很像的彩虹门,这是燕郊的一个地标。穿过这道门,就是燕郊著名的“售楼一条街”,这个小镇以最直接的方式迎接着来自北京的客人。记者在这条大街走访发现,一些售楼广告有着明确的目标群体指向,比如 “为北京的你致敬”等。
一年多前,这条街被一些媒体描述成:道路拥堵,购房者络绎不绝。然而,记者看到大街上行人并不多,只有零星几个“销使”人员站立在寒风中,不少店面已经闭门。
所谓“销使”,是销售使者的意思,主要任务是帮开发商带顾客到售楼处以及销售房源,除开发商发的保底工资外,还有带客户去售楼处产生的“带看费”和最终成交的销售抽成。
这是燕郊楼市与其它城镇不太一样的地方,许多购房人并非冲着某个地段某个楼盘而来,他们看中的只是“燕郊”两个字,或者说,是广告商的“北京东”三个字。因此,在进入燕郊的主干道上,会有这样的“销使”存在。

Unless otherwise stated,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